<p align=\"left\">【舅妈的不伦亲情·第二部】(31)</p><br /><br /><br /><br /><br /><p align=\"left\">作者:佛系特攻</p><br /><br /><p align=\"left\">字数:11843</p><br /><br /><p align=\"left\">(整理不易,求各位观众老爷给个赞~)</p><br /><br /><br /><br /><br /><br /><p align=\"left\">我一边琢磨她是怎么找到我的,一边礼貌性地回了个电话。</p><br /><br /><p align=\"left\">老五的妹妹还在读大学,她在电话里很焦急地跟我说了一通老五离家外出前</p><br /><br /><p align=\"left\">的反常。我没细听,只是问她为什么不报警呢,其实我心里想这种事老五的父母</p><br /><br /><p align=\"left\">为什么不出面,让一个未出茅庐的小丫头片子来找我。</p><br /><br /><p align=\"left\">老五的妹妹沉默了下,说我哥不愿和别人提,我们很小时候妈就没了,父亲</p><br /><br /><p align=\"left\">再婚后就不怎么管了,我哥读大学以后我们兄妹就不再和家里来往,我都是他带</p><br /><br /><p align=\"left\">着的。</p><br /><br /><br /><br /><br /><p align=\"left\">我说那也不影响你去报警啊。老五的妹妹说已经报过了,警察说已经输到数</p><br /><br /><p align=\"left\">据库里了,他要是在国内哪里住店或者坐车坐飞机会给我消息,可是好几天过去</p><br />了,一点音讯都没有。<br /><br /><br />我在电话这头沉默了,警察都没办法的事情,我怎么办呢?电话那头妹子怯<br />生生地说,我哥什么都不瞒我,除了一件事,就是他追求一个女孩子的事情,他<br />什么都不肯跟我说,他这次出走,会不会和这个女孩有关系,关于这个女孩我唯<br />一知道的,就是你也认识她。<br />我说啊这你怎么知道的,妹妹说我看过你们在一起的照片。<br />我数了数日子,从老五上次和陆颖一起来看我,也过去一个多月了,但老五<br />是上周失踪的,确实有点奇怪。我电话里答应了妹子说帮她找找看,其实我心里<br />真没数,因为和陆颖也的确失联很久了。<br /><br /><br />吃早饭的时候舅妈问我一早上起来什么电话打那么久,我随口说有个同学丢<br />了,家人来找。舅妈说现代社会,人哪那么容易丢的,想找还不是分分钟的,除<br />非他不用手机不用身份证。于妈妈问是什么样的同学啊,要找警察帮忙吗?我说<br />他家人已经报警了,大概很快会找到吧。<br /><br /><br />我给老五和陆颖都打了电话,陆颖的手机已经停机了,老五的只是关机。我<br />倒有点好奇了,想到下午约了杨队谈事,我就问她今天高姐在不在,杨队警惕地<br />问你找高姐干什么,我说我就想问问李二的案子怎么样了。杨队说我们中午一起<br />吃饭,你索性中午来蹭饭吧。<br /><br /><br />我也不知道杨队和高姐这相差岁的两个人怎么成闺蜜的,也许是共同的<br />军旅经历吧,我到了那家韩国烧烤的时候,她们已经开吃了,完全没有等我的意<br />思。<br /><br /><br />我在问到陆颖的时候高姐有点迟疑,杨队一边给牛舌翻着边儿,一边说没关<br />系,周一是革命同志,他可以知道任何我能知道的事。高姐说我不是担心这个,<br />我是担心他还对那个小美女念念不忘的。杨队一点也不慌,她得意洋洋地说,不<br />要紧,以他的身份,不是出于任务要求他敢和那个女嫌疑犯搞不清楚,就是自断<br />前程。<br /><br /><br />高姐点点头说,周妤的案子,的确和她无关,不过是不是有知情不报窝藏隐<br />匿的情况,还有待调查,不过这个可轻可重了,只要她有立功表现,可以免于起<br />诉的。不过她已经选择了和警方合作去诱捕李大了,这事你早知道了。不过具体<br />他们在哪里,干什么,进度如何,这是警方的事,我就不清楚,这种缉毒的案子,<br />可能一办就是一年半载的,也不奇怪啊。<br /><br /><br />我笑着说那我的案子呢,高姐说别提了,你这个案子离奇着呢,还没侦结完<br />不能给你说细节,但动机和人都有了,但证据链对不上,口供也有缺口,也正是<br />因为有这个空隙把你塞了进去。说到这里,杨队的脸色微微变了变,赶紧岔开话题,说你还是说陆颖的事,<br />让他死了这份瞎操的心。高姐微笑着点点头,陆颖反正我是找不到了,因为专案<br />组肯定会把她保护起来,但你同学的事,我可以帮你查一下,但需要你们给我个<br />手续,我不能越权去调资料。说完她看了一眼杨队<br /><br /><br />杨队面无表情地瞄了我一眼,说客官你就请回吧,我们这里不会公办私事的。<br />高姐匆匆吃完就先告退了,我起身送了她一段,回来却看到杨队恶狠狠地看<br />着我,我困惑地看着她,杨队说你看你那色迷迷的样儿,高姐比你大好几岁呢,<br />娃都会打酱油了好不好?<br /><br /><br />我说我哪里有色迷迷了……杨队哼了一声,说你看人家高姐身材好,盯着人家背影狂看。<br />她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高姐今天穿的职业套装,正好合她的气质,走起路<br />来精干明快,柳腰长腿翘臀,很有丰韵。<br />杨队敲了敲盘子,说你还真回味上了,早知道不提醒你了,你这人真是的,<br />什么事都越弄越乱,不可收拾。<br />我回过神来,今天杨队也打扮得很精致漂亮,也许是化了点淡妆吧,我对化<br />妆没什么研究,总觉得粉还是抹了点,因为习惯了她素颜,脸白了点总是有点苗<br />头。我赶紧夸杨队今天真漂亮,杨队虎着脸说,刚才高姐在的时候怎么不说,背<br />着人家才敢说,怕得罪高姐吗?<br /><br /><br />杨队折腾了一会儿,见我没有反抗的意思,多少有点缓和,她有点郁闷地跟<br />我说,上次的行动被领导给批评了,说我们太草率。我没反应过来,什么行动啊。<br />杨队说你笨啊,就是让你坐牢去钓鱼的事情啊,我说那不是领导的授意吗?杨队<br />说是啊,但更大的领导不满意啊,说你这样做担着暴露的风险得不偿失,人家指<br />示了,说你是核心特情,不许我们调动你做事,涉敌行动必须直接交到领导小组<br />那里批。<br /><br /><br />我不知道怎么应对好,只是点点头喝我的饮料。<br />杨队叹口气说,其实也是我有点立功心切,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抓一条大鱼。<br />我有点好笑,说没看出你是这么急功近利的人啊。<br />杨队眼神复杂地看了我一眼,说你以为我是贪图什么吗?我只是想把任务完<br />成我就可以调离了,咱们内部有规矩,办完案子必须脱身调离,和你们做特情的<br />不一样。我说调哪儿去呢,杨队说肯定是不能抛头露面的地方了,其实我倒是喜<br />欢回部队去,单纯,轻松。<br /><br /><br />我说那我冒着暴露危险办的事,成了吗?杨队想了下说,领导没细讲,看来<br />效果还是有一点的,但肯定效果不好,代价有点大。<br />杨队看了看手表说,我得回单位点卯去了,你要是没吃饱继续吃,今天我下<br />班早,你要有空陪我一起去健身房如何?我说你们单位里的吗?杨队说当然不是,<br />我会叫你去单位里吗?附近有家不错的健身房,里面有个格斗俱乐部,你也来活<br />动活动筋骨。<br />我皱眉头说,我一听你就是借格斗名义揍我出气是吗?得罪你的又不是我。<br />杨队晃了晃拳头说,你放心,我有分寸的。<br /><br /><br />杨队起身要走,我赶紧买了单跟着她,杨队说你跟着我干吗,我看你没吃几<br />口。我说我昨晚酒多了,今天胃口不行。杨队说我看不是,你跟着我肯定还是为<br />陆颖的事,我点点头。杨队说我不是义正词严地告诉你不行了吗?我微笑着说你<br />诓我没用,我是核心特情,这点调查特权我还是有的,我要求组织上给与的支持,<br />组织原则上都会做,不分公私的。<br /><br /><br />杨队撇了下嘴,看把你能的,你就等结果吧,我一会儿就给有关部门手续,<br />不过结果是不是你想要的,我不打包票。<br />我心里还惦记着齐馨儿的事,给她打了个电话,重申了一下送小雅的事情。<br />齐馨儿在电话那头有点沉默,说要么见面谈吧。<br />齐馨儿风风火火地赶来找到我,说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我现在就跟你去张姐<br />家,不然一切免提。我说这事有张姐感谢你和表示,我没什么钱,只能供你驱使<br />罢了。齐馨儿说不是这个意思,几个臭钱买不了我做事,但我要你在张姐和小雅<br />面前明确我们俩的关系是男女朋友关系。<br />我痛快地答应了,心想反正你也知道这是为了搪塞张姐的。<br />我和齐馨儿赶到张姐家的时候,看到齐馨儿紧紧地挽着我的手,张姐的表情<br />有点复杂,但她还是微笑着把我和齐馨儿让进客厅,一个劲儿地称谢。<br />小雅从楼上懒洋洋地走下来,齐馨儿看到小雅戴的非主流的耳环和胳膊上的<br />刺青,脸色有点不好看,张姐注意到了,责备小雅怎么弄得这么嬉皮,小雅翻个<br />白眼说,我又不是去教会学校,谁会管这个。<br />齐馨儿只是喝茶,不作声。小雅看张姐脸色难看,就说好啦好啦,我这个又<br />不是真的纹身,只是贴纸而已。<br /><br /><br />聊好具体的时间和安排,张姐千恩万谢地要留我们吃饭,齐馨儿坚决不肯,<br />推说晚上有事要先走,我略有迟疑,齐馨儿狠狠地踩了我一脚,我只好也一并告<br />辞。<br />齐馨儿一边开车,一边气呼呼地说,这两母女都不简单,我走了以后,你可<br />不许和那个张姐胡来啊。我说啊怎么会。齐馨儿转头盯着我说,她俩看你的眼光<br />你自己不觉得,我可是旁观者清。我说你多心了吧,看到什么女人你都吃醋。齐<br />馨儿拍着方向盘说,不是我要吃醋,是你拈花惹草不自重。<br />齐馨儿气鼓鼓地把我放在地铁站先走了。我实在不想去赴杨队的约,正在犹豫间,接到了欣雯的电话,想起几天前见<br />她的时候她约我今天吃饭,我都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吃饭的由头是她介绍两个<br />老板给我认识,帮我找找工作来的。<br /><br /><br />我想了想,答应了欣雯,只要给杨队发微信,老五妹妹的电话来了,依然是<br />在打听有没消息和下落,其实我挺理解她的担忧和焦虑,毕竟老五也是我兄弟,<br />我二话不说就打通了杨队的电话,先是道歉说健身房过不去了,然后问高姐那边<br />有没回音。杨队开始有点不高兴,听到我有求于她,忍不住有点得意了,说消息<br />是有了,但你要是不过来给我揍一顿,我就不告诉你。<br /><br /><br />我硬着头皮说这个饭局是很早约好的,实在推不掉,杨队说我给你两个选择,<br />要么我回去换衣服陪你去吃饭,要么你过来跟我过几招,结束了你就走人,不耽<br />误事。<br />我只好硬着头皮赶到那家格斗武术馆,看上去挺正规的,因为还在上班时间<br />的缘故,里面人不多,仅有的几个学员也是女多男少,一个教练正在耐心地指导<br />那几位花拳绣腿浑身无力的主儿。<br />杨队穿了一身紧身衣在那里打沙袋,这是我认识杨队以来看到她最性感的一<br />面,完全紧身的衣服把她健美的身段勾勒得玲珑剔透,而且是一种英气勃勃健康<br />的美,像极了当年的小薇,身高有点不如小薇,但肌肉比小薇要明显结实。<br />杨队扭头看到了我,不像之前见了我总是很严肃甚至瞪眼的感觉,今天的她<br />似乎妩媚地笑了,似乎对自己今天的形象有一点信心的样子。我笑了笑,说你这<br />耍赖啊,你揪着我的衣服就能把我给摔了。杨队不屑地哼了一声,从地上拎起一<br />个衣服袋子说,我知道你要赖,衣服我给你备好了。我有点意外地呀了一声,杨<br />队浅浅地笑了,说你的所有数据我都有,衣服多大码还不简单么。<br /><br /><br />换好衣服出来,杨队打量了我一下,说你要不要护具。我摇摇头说不需要了,<br />打不过我就认输,你总不会往死里打,我今晚要去见人,除了脸,其他部位你随<br />意。<br />杨队找了个场子,我问她按散打规则来吗?杨队说当初怎么训练你的,你就<br />怎么来,按实战打。我说我给派了这个破任务,实战个P,根本没用到过。杨队<br />说我不管,就当我对你的技能测试,如果不及格,我回去要记一笔。<br />杨队和我碰了碰拳头,说你别怕成那样,我也好久没练了,一直在坐机关,<br />都荒废了,不一定谁赢呢。<br /><br /><br />杨队不愧是当年的特战精英,十几个回合下来,她就把我放倒了两次,不过<br />我也感觉到她在绝对力量上的弱势,后来的防守上比较稳一些,不给她用巧劲的<br />机会,她也没有全力打,僵持了一会儿,反而被我给摁倒一次。我拍拍她的肩膀<br />说,承让承让啦,我知道你也没尽全力。<br /><br /><br />我也没瞎说,真的实战肉搏比这个要狠得多,没有我们比划的这么好混。杨<br />队也叹口气说算啦,我现在连你都打不过,还有啥颜面。<br />我拿了两瓶矿泉水丢给她,并肩和她坐地上。看她有点不开心,我安慰说其<br />实女孩子的体力巅峰期比较短,你能保持这样不错了。杨队沉默了一下,说虽然<br />我做梦都想回部队一线,但现在看起来,也最多做个教官了。我说天下和平不好<br />么,不给你打打杀杀的机会是国家的幸运呢。<br />我前面被杨队两次摔,感觉腰都有点隐隐酸痛了,我开玩笑地说,女生嘛,<br />还是温柔点好,毕竟主要任务还是结婚生娃,太野蛮了不行,你给我揉揉腰吧,<br />差点给你摔断了。<br />杨队用空矿泉水瓶子砸了我一下,说去死,哪有给敌人按摩腰的。我哼了一<br />声,说条例里写着要给解除武装的敌人必要的人道主义救助。杨队给了我一拳,<br />说别想忽悠我,这个救助以维持生命为必要性边界,你的腰不揉会死吗?再说你<br />还没解除武装呢,我先把你手脚打骨折再说。<br />我勉强想站起身,说好吧好吧,不麻烦长官你了,我先去洗个澡撤了。<br />杨队拉住我的胳膊说行行行,我发扬回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给你揉揉腰,<br />看我不揉死你。<br /><br /><br />我哈哈笑了,说我开玩笑呢,没事。杨队虎着脸说,听命令,趴下。你还想<br />不想听你家那啥故事了,我一边给你推拿一边说,不耽误事。<br />我只好趴下,杨队用她有力的双手给我推着腰背,一边说,其实吧,你这小<br />身材也还行,在没练的人里算很不错的了,这书生秀才里,也偶尔能出一两个你<br />这样能打的。<br />我侧过脸说,麻烦你快点讲讲我同学的下落哈,我急着要听呢。<br />杨队调整了下姿势,跪着给我捶着腰,说你那同学上周飞到了昆明,但下飞<br />机后手机就再没开过,在昆明一家旅店住了两晚,然后周五一早退房后就再没有<br />任何身份证或者手机使用的痕迹了。<br /><br /><br />我好奇地问,没有手机他怎么联系别人呢,杨队说他肯定是弄了个别的号啊,<br />有的地方实名制管得不严,买个手机卡没什么稀奇的。至于住宿,可能他就住民<br />宿或者特别小那种旅馆,说自己身份证没带,胡填一个就过关了。<br />我说这也不对啊,他肯定是奔着陆颖去的,你们查一下陆颖的手机通话记录<br />不就都清楚了。杨队摇摇头说正要和你说这个,陆颖因为已经转到缉毒条线了,<br />她的相关信息和资料高度保密了,就算要查,你我这个级别权限肯定不够了,要<br />打报告。<br /><br /><br />听了我有点郁闷,杨队吃吃笑了一声,说你是不是觉得这消息一文不值啊,<br />我也这么觉得的。看来你是白跑一趟,就陪我练拳脚了,后悔也晚了。<br />我示意她好了可以了,杨队说等等我给你按摩拉伸下大腿肌肉,刚才你和我<br />比划的时候,看你那一脚三脚猫侧踢,没把自己支撑腿大腿肌肉拉伤吧。她的脸<br />微微红了下,说就当我给你的补偿和福利了,别老觉得我凶巴巴的哪儿哪儿都不<br />好。<br /><br /><br />我也没听她叨叨什么,拿着手机琢磨着怎么给老五妹妹回微信,这种消息的<br />确没用,而且再者说了,老五他手机不用,身份证不用,我也没办法大海捞针把<br />他找出来,只能看他万一走投无路或者需要求援的时候,会不会主动来找我了。<br />我一边想一边无意识地看着杨队的背影,她的两只白嫩的脚丫就在我面前不<br />远处,往上是结实健硕的小腿和丰满修长的大腿。最让我着迷的是她浑圆挺翘的<br />臀部,她下身有力的肌肉和紧身的衣服把臀和腿塑成非常美丽而刚健的曲线,我<br />甚至想如果她的腰以下光着,线条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弹性而丰满但绝不<br />臃肿。<br />再加上她的小手在我的大腿上捏来捏去,我觉得我的下身已经不安分了,这<br />么趴着很不舒服,不由得曲了下身子。<br /><br /><br />杨队的动作停住了,大概注意到我下身的变化,她扭过脸来看着我,脸上一<br />层红晕,发现我似乎正在看她的身体,有点羞有点气,她刷地站起身说,我不弄<br />了,我要去洗澡了。<br />我讪讪地坐起,说杨队你真的很美丽。杨队嘴上却羞恼地说,你这花花公子<br />本色演出啊,你心目中我一直就是那种打打杀杀的中性人吧。我说绝不是这样的,<br />你绝对是那种帅气美女。<br />杨队一边收拾一边说,我们可是工作关系啊,你别给我来这套。我说诶不是<br />你说过上面指示如有必要可以冒充情侣关系吗?<br />杨队用手指戳了我一下额头说,你想什么呢,这句话的重点是冒充,不是情<br />侣。说完她轻盈地走开了。<br />洗完澡我们走到外面,天快黑了,杨队换回了一身隐藏了她身体线条的迷彩<br />服,她笑着说这下不会想入非非了吧,你去哪儿,我送你。<br /><br /><br />正值下班高峰,路上车堵得很,我正在构思怎么给老五的妹妹回微信告诉她<br />我爱莫能助,杨队拉拉我的胳膊说,你知道吗?你可能很快要出任务了。我头也<br />没抬地回复她说,我不是一直在任务中吗?杨队偷笑了一声,你以为你的任务是<br />四处泡妞吗?不过我说的不是我们,是那边要给你派任务了。我哦了一声,继续<br />写我的微信。杨队说你怎么没反应啊?一点不敏感。<br /><br /><br />我给老五妹妹发好微信,反问杨队说,你今天叫我来这么打一场,没有任何<br />意义啊,是看我太闲了吗?还是陪女领导打架也是我的任务之一。<br />杨队清了清嗓子,说这是我个人要求,不是工作要求,你问也不问就答应了,<br />你活该。我皱皱眉头,说那下次你说清楚啊,虽然我现在无业游民一个,但你我<br />不必要的接触不是什么好事。<br /><br /><br />杨队瞄了我一眼说,你放心,你在那边审查结果好得很,人家想栽培重用你<br />呢。我说你怎么都知道,杨队说我们有情报来源,我有点气说,组织上无所不知,<br />让我这小白在里面现什么眼?杨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淡淡地说,其实我也很闷的,在单位里我是文职,<br />工作特殊性也和别人没什么交集,俱乐部里都是业余的,也不想和他们动手,我<br />知道你扛打,有分寸,所以请你来陪我活动活动筋骨咯。跟你对抗几轮,才能找<br />回点当年的感觉。<br /><br /><br />我靠在椅子上说那你赶紧立功,说不定就能调离了,命好点又回战斗部队了,<br />天天对着空气打打杀杀的,也不坏啊。<br />杨队掐了我一下,说你就戳我心窝子吧,我再无聊,也好过你悠悠荡荡不务<br />正业。我说我也不想啊,组织上不给我安排个打掩护的工作吗?<br />杨队说,你的任务津贴那么多不够用吗?我说总是无功不受禄受之有愧啊,<br />不是钱够用不够用的问题。杨队说你爱工作爱歇着你自己选择,组织不干涉,其<br />实从组织上我也是被隔离的,除了我现在这份工作外,查不到我的任何任务和安<br />排的,咱俩同病相怜吧。<br /><br /><br />快到地方了,是一家私房菜馆,我远远看到欣雯在门口等着,就跟杨队说你<br />打个弯把我放在这人视线看不到的地方。杨队端详了一下欣雯,说很不错啊,身<br />材火爆嘛。我说你可别乱来,上次你瞎搞给人家闹误会了。杨队说这事我还没来<br />得及跟你陪不是呢,没想到她反应那么大,这次绝对不会了。<br /><br /><br />欣雯今天穿得有点职业,小衬衫里一对大奶真是呼之欲出,短裙下浑圆的臀<br />部绷得紧紧的。欣雯的身材好就好在丰满得很天然,不像国内隆过整过的那种妖<br />气。<br /><br /><br />这家私房店外面看上去一栋普通的老上海别墅,里面却是极度奢华,更难得<br />的是幽静,进去后仿佛把外面的喧闹一下隔离开来了,一间很雅致精巧的包间里,<br />已经有一男一女坐在里面了。<br /><br /><br />两个人都30多岁,看上去非常干练,那个女的一开口就知道台湾人,她自<br />我介绍是欣雯父亲公司大陆公司的总裁,另外一个略年长点的男的,清瘦儒雅,<br />自我介绍是欣雯的亲叔叔,是做投资银行业务的,大东亚区域几个热点城市来回<br />跑。<br />欣雯以前跟我说过他父亲原先希望他叔叔接手大陆的生意,但他叔叔不喜欢<br />航运生意,美国留学后就专做金融业务了,他父亲只好聘了个职业经理人来打理<br />大陆生意,看来就是这位姓章的但总自称的女士了。<br />菜很精致,虽然每道的量不多,但花样多,一直在上,感觉像没完没了。<br />寒暄了几句,就直入主题了,意思是如果我对他们的行业感兴趣,<br />那么不论是业务管理还是技术类型的岗位,他们都很需要我这样的青年才俊。欣<br />雯叔叔也表示如果我对跨国大公司感兴趣,他也有不错的机会可以推荐。<br />我知道欣雯是一腔好意,也不忍心就给她难堪,只是礼貌地说一定考虑考虑<br />哈。<br />饭桌上和欣雯的叔叔就一直谈工作的事,然后<br />大家问欣雯怎么打算,欣雯说想再读到博士,反正家里也不急着让她赚钱。<br />抚掌大笑说欣雯你真的很好命诶,我当初读书的时候就想读到研究生已经<br />够够的了,要是读到博士,我是肯定嫁不出去的啦。<br />欣雯叔叔笑着说,那你现在这样也没有更好哦,不是一样待字闺中单身一个<br />吗?<br />这大概是这晚上唯一一次擦边暗示到我和欣雯的事情的地方,不过大家看我<br />们没有接茬避免尴尬也没有谈下去。<br />吃完饭后两人都礼貌地邀请我去他们单位去参观,然后告辞先走了,留下我<br />和欣雯两个人。<br /><br /><br />我和她多少有点尴尬地站在那里,好在这里离欣雯家里不远,我说欣雯我陪<br />你走回去好了。欣雯嗯了一声,轻轻地牵上了我的手。<br />沿途都是小街道,但是很幽静,路灯发着昏黄的光,欣雯低着头沉默了一段,<br />说其实我现在蛮后悔当初听了妙娟的话,把我们俩的关系发展得太快的。<br />我搂了下她的肩,说怎么啦说这种话。<br />欣雯闷闷不乐地说,其实我感觉我们应该自然一点地相处和发展,现在感觉<br />有点透支了亲密关系,反而有点不舒服呐。<br />我确实有点不知该如何回答,欣雯怕我不开心,强自微笑着说这几天妙娟不<br />在去北京了,今天也晚了你在我这里住一晚吧。我听了她前面的话,觉得也不好<br />意思拒绝,就答应了。<br /><br /><br />像欣雯这么贤惠的年轻姑娘真的是不多了,何况还是富家女,这房间收拾打<br />扫得叫一个干净。我在沙发上坐了没一会儿,欣雯就端着一盘切好的热带水果来<br />了。<br /><br /><br />讲真他们热带水果是齁甜齁甜的,我只象征性地吃了一点。欣雯把头靠在我肩上说小一哥哥你好像总是有心事的样子,能说给我听听吗?我摸摸她的头,说<br />小孩子不懂的。欣雯甜甜地笑了,说小一哥你找点事情做吧,有事情做就不那么<br />郁闷了。<br />我还在担心着老五的事,心不在焉地哦了一下。欣雯抚摸着我的胳膊,说你<br />的肌肉好结实有力,说着又从我的T-shirt下伸手进去,在我的胸肌和腹<br />肌上摸来摸去。<br />正琢磨着,老五妹妹的微信来了,不出意料也是各种恳求和希望,我只好回<br />微信给她让他宽宽心,安慰他也许老五是自己出去散散心,过几天就自己回来了。<br />欣雯一点也没有在意我的心不在焉,她已经在用手抚摸我的裤裆了,我放下<br />手机,她的白嫩的双臂搂上了我的脖子,向我献上了唇。年轻女孩的唇齿有一种<br />特殊的香甜滋味,我很享受和她的热吻。欣雯如痴如醉地亲了一会儿,说哎呀小<br />一哥哥的嘴巴今天也有点甜呢。<br />欣雯脱掉小衬衫,上身只有一件文胸,跨坐在我腿上,靠在我胸前,手指轻<br />轻摸着我的乳头,说其实每次亲亲我都觉得很满足呢,每次你和我接吻,我的心<br />就醉了。<br /><br /><br />我今天确实有点心事,所以也不是很投入,但在欣雯的亲亲抱抱下,还是礼<br />貌性地硬了……欣雯见我有点无精打采的样子,甜甜地笑着说,小一哥哥你今天<br />累了吧,我来吃你吧。说罢她跪在我腿间,拉下我的运动裤,就要把我的鸡巴往<br />嘴里塞。<br /><br /><br />我想制止她,说先洗个澡再说吧。欣雯摇头说没关系,我才不会嫌弃你。<br />欣雯一边不太熟练地吞吐我的肉棒,一边伸手到背后解开胸罩的搭扣,含糊<br />不清地说哥哥你摸我的奶。<br />失去胸罩的束缚,欣雯的一对大奶一下子跳出来,欣雯最美的就是胸前这对<br />大奶子,高耸挺拔,丰满白嫩,粉粉的乳头的大小形状,乳晕的大小颜色都是正<br />正好好,国人大概基因问题很少有漂亮的乳房,要么小,一大了就会变成一大团,<br />而且连带身体上的肉会多好几圈。欣雯的乳房和她漂亮的身体,丰满的臀部和纤<br />细的腰结合在一起,构成特别玲珑协调的曲线。我把玩着她的乳房,感觉真的好<br />爽。<br /><br /><br />欣雯吃累了,红着脸吐出我的肉棒,冲我挤了下眼,用自己的一对大奶夹住<br />了我的鸡巴。我有点惊讶,欣雯却含羞说,我也会在网上看那些教程什么的啊,<br />再说了妙娟也一直给我说这些。<br />我说你们的教育不是很超前的吗?欣雯皱着眉头说哪有啊,我们比你们这里<br />保守多了。再说了,遇到你之前我也从来不去想这些,以前妙娟交男友,玩,她<br />和我说这些我从来不要听的。和你在一起了,我才会去看和学一些,只要你喜欢,<br />我就很高兴嘞。<br /><br /><br />我抚摸着她的秀发,说傻孩子,走,洗澡去。我一把把她公主抱起,欣雯搂<br />着我的脖子,娇喘着说,我要你给我脱衣服。<br />在浴室里我的欲望被赤裸的欣雯彻底点燃,欣雯嬉笑闪躲着,帮我全身认真<br />擦洗了一遍。我也投桃报李,认真帮她清洗了她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br />回到床上的时候,欣雯从床边抽屉里拿出一颗药,和水吞了下去,然后抱紧<br />我说哥哥快来要我呀。<br /><br /><br />我说你吃的是避孕药吗?欣雯摇头说不是,是那种那种女性延时的药,我有<br />点奇怪地看着她。欣雯脸红了,说你要弄很久的哇,我怕我会受不了,这个药可<br />以延长女的兴奋时间。我叹口气说傻孩子,如果你做不动了告诉我,我又不会强<br />迫你。欣雯搂着脖子亲吻我的脸说,可是我也不想你射不出来难受呀。<br />欣雯羞答答地把腿打开成M型,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我挺着鸡巴到她柔嫩的<br />阴唇旁边拨弄了一会儿,她的阴道口已经湿淋淋的了,欣雯点头说嗯我已经准备<br />好了。<br />我付下身亲着她上面的嘴,一边把长长的鸡巴捅进了她下面温热而湿润的小<br />嘴。欣雯的阴道很紧,虽然已有足够的前戏和润滑,但我的鸡巴还是像在探索一<br />般,感觉是一节一节地深入她的阴道,一直顶到了最里面。<br />欣雯抚摸着我的头发,眼睛睁得大大地盯着我看,我亲了她一口说,怎么了<br />宝贝。<br />欣雯痴痴地看着我,说「你可以叫我一声老婆吗?」<br />我没有迟疑,趴在她耳边叫了一声老婆,欣雯身体震了一下,她闭上眼,像<br />是有眼泪在眼角淌着,她抱紧我,也轻声地说,老公,我爱你。<br /><br /><br />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轻轻地抽动了鸡巴,欣雯下身还是有点紧,她微微皱<br />了下眉头,但还是喃喃地说,老公没关系,你想怎么动就怎么动吧,我都喜欢。<br />我怕弄疼了她,抽送得比较轻柔,欣雯开始嗯嗯地呻吟着,她掐了我的屁股<br />一下,说没事的,老公你可以用力点啊。我说你这么紧,不会痛吗?欣雯害羞地<br />笑了下,说里面硬硬的胀胀的,但是不会痛啦。<br /><br /><br />我开始由浅及深地操起身下尤物的身体,欣雯娇嫩多汁的阴道紧紧地夹着我<br />的鸡巴任由我快速抽动,我一边揉她的奶子一边轻轻捏她的乳头,这样的上下夹<br />攻下她很快就来了次高潮,在一阵短而急促的呻吟声中,欣雯失神地扭动着<br />身体,嫩屄里一阵抖动,一股热潮从阴道深处猛地涌出来,欣雯用手死死抠住我<br />的背,弓着身体啊啊地叫着,美美地泄身了。<br /><br /><br />欣雯抱紧我,拼命地亲吻我,她喘着气说老公你弄得我太舒服了,老公你娶<br />了我好不好,我都是你的,我的身体,我的心,我有的所有东西,都是你的。我<br />只是嗯了一声,欣雯却一脸幸福地抱紧我说,我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你要,我都<br />给你。<br /><br /><br />这时我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欣雯伸手拿给我,眨了下眼说没关系,<br />你接你的电话。<br />我看了下号码,却是张姐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来了。<br />欣雯趁我接电话,把我按倒在床上,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对准了她的嫩屄,<br />缓缓地坐了下来。<br />张姐问我是不是已经睡觉了,我说还没,不过快睡了。欣雯捂着自己的嘴示<br />意我可以继续说,担心发出声音,所以没有套动我的鸡巴,而是摇动着屁股来回<br />研磨着。<br />张姐说她已经给齐馨儿买好机票了,齐馨儿有十年签,随时可以走的。张姐<br />有点担心地说,我给你电话,是怕齐馨儿对她还有误解。我说什么误解,张姐说,<br />就是和马哥的事啊,其实当初确实传的很多,她也很不爽,但还是克制了,后来<br />马哥和齐馨儿都跟她保证过他们之间没什么,但张姐知道马哥是动过齐馨儿的心<br />思的,只是齐馨儿不肯答应。<br /><br /><br />我在这儿听张姐跟我絮絮叨叨,欣雯那里已经扭得不淡定了,我赶紧和张姐<br />说今天先聊到这儿吧,我跟一个同学在谈点事。张姐说什么同学,男的女的,你<br />不是快要睡了吗?<br /><br /><br />那边欣雯已经有点无力地从我身上下来,重新开始给我口交……她的牙硌了<br />我一下,我忍不住哼了一声,张姐在那边顿了下,说算了今天不说了,如果你明<br />天有空能来一下吗?有些事还是当面说的比较好。<br />我歉疚地重新抱紧欣雯,欣雯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说刚才可真难受,既不<br />敢用力动,也不敢发声音。我一边亲吻她,一边用手指爱抚着她的花瓣,说你不<br />会生气气到下面不湿了吧。<br />欣雯扭动屁股迎合着我的手指,很舒爽地呻吟了几声,说摸得好舒服,我说<br />那做爱不舒服吗?欣雯用手撸着我的肉棒,说嗯是不一样的舒服。<br /><br /><br />欣雯贴在我怀里扭动了一会儿,像想起什么的轻声说了一句,老公你喜欢我<br />讲粗口吗?我说你小小脑瓜尽想什么呢,肯定又是妙娟的馊主意。欣雯害羞地躲<br />在我怀里说,是妙娟说的,不过我自己想想好像也蛮刺激的,就是害羞不好意思。<br />我一边吸吮她胀胀的奶头一边说好像她也不是那样的人啊。欣雯说那是妙娟<br />不想给你印象太坏,她平时和我说话,什么都说。<br /><br /><br />我说妙娟还和你说什么啦,欣雯想了想说,妙娟让我用尽一切办法留住你,<br />还说我床上表现得越好,你就越看不上其他的女人。<br />我爱怜地摸着她的小脸,说你想多了,不过你要喜欢,我也没关系的。<br />欣雯抱紧我,有点害羞地说,老公,你现在干我的逼好不好,我想要了。我<br />故意说不好,我还想吃会儿奶。欣雯说又没有奶,有什么好吃的。我说那好吧不<br />吃了。欣雯搂着我的头说,你要是把我的肚子干大了,我怀了宝宝就有奶了,那<br />时候再给你吃。我说那我要一直想吃呢,欣雯嘻嘻笑了,说那我就多生几个,让<br />你吃个够。我说你小小年纪想这个,欣雯亲了我的唇一下说我已经成年了,做爱<br />结婚生孩子,都是我自己的事,再说了多我也养得起。<br /><br /><br />欣雯又骑在我的身上,滑腻的阴道顺利地把我的鸡巴纳了进去,她拉着我坐<br />起,说这样你就可以一边做爱一边吃奶了。<br />欣雯在我身上欢快地跳动着,一对奶子晃啊晃的,她一边无意识地喊叫着,<br />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老公你的鸡鸡好粗啊,好硬啊,老公你顶死我了,一边夹着<br />我的鸡巴再一次高潮了,阴道里又如汪洋般地涌出一股爱液。<br />我把欣雯摆成跪趴的姿势,一对雪白柔嫩的大屁股真让人爱不释手,我分开<br />她的股间,狠狠插进了她嫣红的花瓣里,这个姿势非常方便用力,我一通强插猛<br />操,欣雯的高潮一波接着一波。<br /><br /><br />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欣雯却伸手按住我的手机说,老公不要接电话,我还<br />要你操我,不要停。在电话倔强的铃声中,我捧着她的大屁股,粗长的鸡巴在她<br />的阴道里高速运动着。欣雯的淫叫声连成了一片,我俯身捏着她的乳房和奶头,<br />欣雯喘着气说用力用力,老公我不怕疼。<br />我有一次把欣雯操上了巅峰,我放缓了速度好让她缓一下,我对她说我也要<br />来了。欣雯扭头说我可以躺着吗?我说好。欣雯仰卧在床上,搂着我的腰,用湿<br />的一塌糊涂白浆直冒的小逼吞下我的肉棒,她的花瓣都被我连续操得近乎大张着,<br />露出里面粉红的嫩肉。<br /><br /><br />欣雯搂着我的腰和屁股,像是要把我的鸡巴钻得更深一点,几缕被汗打湿的<br />头发贴在她红润的脸上,她温柔地看着我的眼睛,说老公你射进来让我怀个宝宝。<br />我紧紧搂着欣雯,她在极度的兴奋和快感中几乎咬着我的肩说,老公你射进<br />来射给我,让我给你生个宝宝,让我做你的宝宝的妈妈。<br />最后的喷射时刻,我和欣雯一起攀上了高峰,欣雯不停地喊着老公老公,阴<br />道里如翻江倒海般地颤抖和痉挛,我也忍不住了,把精液射了她满满一逼。<br />欣雯长舒了一口气,却搂紧我的屁股说老公你不要拔出来,我舍不得放你的<br />鸡巴走。她疯狂地和我接着吻,在我身上不停地摸索着,直到完全消停下来。<br />我的手机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欣雯表情复杂地把它拿给我,和刚才一样,<br />是老五妹妹打来的。<br /><br /><br />我现在显然是老五妹妹的唯一救命稻草,但一天之内这么狂轰乱炸,我都觉<br />得这姑娘有点神经质,更让我抓狂的是她打给我电话的意思是她打算自己去云南<br />找哥哥,我真是内心五味杂陈,帮吧,我没那么大能耐,不帮吧,显然这里是放<br />心不下。我只好先稳住她,安慰她我已经托了朋友去想办法,一两天会有结果,<br />等结果出来再说不迟。<br /><br /><br />其实我还是有点担心的,云南虽然有点偏远,但时至今日也很发达了,不至<br />于一个大活人消失得无影无踪,想到这里我有点揪心,这傻小子可别出了什么意<br />外。<br />(待续)<br /><br />[<i> 本帖最后由 lucyccc 于 2019-11-28 21:37 编辑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