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妈的不伦亲情】第二部(30)

作者:佛系特攻
字数:12037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却是吓得张姐魂飞魄散,她正在要直登巅峰的紧要时刻,给这么一吓,下身反而不听使唤地扑扑地大泄特泄,在极度紧张和刺激下竟然高潮了。不过好在她还是没忘记了赶紧捂上了自己的嘴巴,脸上是极度舒爽纠缠着极度痛苦的神情,歪着倒在了沙发上。好在我的上衣还齐整,小雅走进来的时候我一边提裤子一边转身勉强笑了下说,“小雅你这么快回来了啊。“
小雅随口说:“我被两个死丫头放鸽子了,太热了不高兴出去了,还是来宅着爽。诶,我妈呢?“

我尴尬地笑了下说,你妈刚有点头晕,躺在沙发上休息呢。小雅先是下意识地露出担心的神情,但她大概看到了地板上扔着的张姐的衣服一角,
她的脸沉了下去,她犹疑了一下,没有走过来揭穿我们,而是扭头径自上了二楼自己的房间。

一声很重的关门声后,张姐才在沙发上低声地啜泣起来,我心想你前面一副多勇敢多无畏的样子,真发生了又觉得难堪无所适从,忍不住叹息
了下,抽了几张纸帮她擦拭下身,张姐自己接过纸,简单擦了两下,飞快地穿起衣服,理了下头发,坐在那里呆呆地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这时楼上的门又响了,小雅从栏杆上露出头来,冷冷地说,周老师,你能上来一下吗?我有事找你。

我上楼进到小雅的房间,小雅把门关上,背贴在门上,眼神冷冷地看着我说,你说老实话,你们刚才在家里做什么?我也不想骗她或者遮掩什
么,我淡淡地说,你觉得什么,那就是什么。小雅咬牙切齿地说,无耻,你们都是禽兽,无耻。我坐在小雅书桌前的椅子上,低声地说,这事
都是我的错,你不要怪你妈妈,她是很好的人,也非常爱你,在乎你。小雅走到她书桌前靠着,说你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想蒙混过关吗?亏我以
前那么信任你,原来你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你对得起我爸,对得起小薇姐吗?

听到她提起小薇,我的心刺痛了一下,但我尽量没有表现在脸上,我叹了口气说,你说我什么我都接受吧,只是我希望你和你妈妈之间不要有什么隔阂。
小雅眼圈有点红了,说我爸长期在外,回来了他和我妈关系处得也不好,最近又出了事,但不管怎么样,这是我的家,我的爸爸妈妈,我希望将来有一天,
虽然也许等很久,吃很多苦,还能是开开心的一家人。但你这个乘人之危的混蛋,你是要把我家彻底拆散吗?

这时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张姐在门外一边敲门轻声地叫着小雅的名字。小雅快步走到门前,用拳头在门上用力擂了一下,大吼了一声,你滚开。
门外安静了。小雅走回来盯着我的眼睛说,你是怎么骗我妈的?我爸为了创业的事,把家人朋友都得罪了,所以我妈没人可以诉说,没人能帮忙所以找到你,
你就趁机下手了是吗?好,今天我就在这里明确告诉你,我家的事情不需要你帮忙,一毛钱都不需要。如果我妈还是我爸欠着你什么情分什么钱,我来还。

我惊愕地看着小雅突然把自己的T-shirt从头上脱掉,又飞快地把热裤脱掉,身上只剩下胸罩和内裤,她冷冷地看着我,说如果你一定要我家的女人,
那你来上我啊,我还是处女,上了我你净赚了,咱们的过往就一笔勾销了,只求你给我家留条活路,放过我妈。

我赶紧站起来阻止小雅,小雅却发狂似的把推开,从身后解自己的乳罩,一边说,你不是我刚走一会儿就忍不住要来这个吗?我现在送上门来不是趁你的意了吗?
我稍慢了下,她已经把胸罩的扣子解开了,我赶紧一步上前,紧紧搂住了她的胳膊让她没办法继续动作。我手边也没衣服给她盖,只好强行抱着她走到床边,
小雅却不依不饶地扭动着身体,说你比我大五六岁,我妈比你大十五六岁,我拿我自己换我妈行不行,你一点都不吃亏。挣扎中她的乳罩几乎掉下来,
露出一对雪白细嫩的乳房,虽然不是很大但坚挺漂亮,乳头也是粉红色的,因为情绪紧张有点充血变红。小雅的身材发育得真好,胸挺腿长,肌肤白嫩紧致,
完全是个兼具性感与可爱的美少女,在挣扎中与她肌肤相亲,感受到那粉嫩的触感,这让我刚低头的下身又有点充血了。

她的力气怎是我的对手,我把她牢牢禁锢着扔到了床上,小雅的脸红了一下,低头看了眼自己赤裸的乳房,嘴里依旧不依不饶地说,今天我由你折腾,
等出了这个门,我们再无瓜葛。我把她按到床上,拉过一块被单来把她赤裸的上身盖住,只露出个脸,小雅试图挣扎被我按住了。我非常坚定地对她说,
小雅,我不是你说对的那种人,今天的事我给你道个歉,你不用作践自己,我知道我自己该怎么办的。


小雅的挣扎一下无力了,她捂着脸无声地抽泣起来。我看她平静下去了,帮她把脱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放在床上,说我不能待下去了,再下去会加深你妈的误解,你放心,我答应你说的。
说完我走过去打开了房门,脸上都是泪痕的张姐就站在门外,她急忙走进来,看到小雅躲在被子里哭泣,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这眼光让我很不舒服,
我心想难道你会怀疑我对你女儿图谋不轨不成?我礼貌地对她点了点头,说张姐我晚上有事先走了,你和小雅好好聊聊。

张姐走进房间,看到了披着被单坐着的小雅,脸上还有害羞的通红。她好像舒了口气,说小一我送你吧。我头也不回地快速走下楼梯,说你们娘俩好好聊聊,我有事先走了。

晚上吴梅攒了个局,说是感谢单龙的搭救之恩。我和吴梅先到了,坐定没多久,单龙带着一个妹子进来了,这个妹子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也是有点英气勃勃的样子,
我发现单龙的审美是不喜欢那种娇滴滴可爱型的,反而是喜欢那种有点偏中性点,有主见那种女人。单龙见了我说哎呀今天这个饭吃得可不怎么到位啊,正主儿不来。
我和吴梅有点困惑地看着他,单龙坐在椅子上说,我先介绍下,这是我朋友,也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叫孙子楠,你们叫她孙子吧。那个妹子怒目圆睁瞪了他一样。
单龙吃吃地笑,说那谁,齐馨儿不肯来,我是请不动,周哥你请一下吧。

我苦笑说她早把我拉黑了,单龙一边剥花生一边说,拉黑个狗屁,这次为了放你的事,丫都跑到我家去闹了。吴梅陪着笑说,这次你多费心了。
单龙摇头说,我费心屁用都没有,周哥是钦犯,我惹不起,我跟我老爷子一张口我老爷子就要抽我。后来是齐馨儿跑到我家去求我爸,还搬出他爸给我叔叔打电话,
才有点戏。所以啊我说,这正主不是我,我就是个跑来跑去送鸡毛信的,真正出力的是齐馨儿。

吴梅拉我的胳膊说那赶紧给馨儿打电话啊。我拨通,被挂了,又拨通,又给挂了。我有点犯难,单龙斜着眼看我说,你们这是演哪一出呢,我看齐馨儿都把你当老伴儿了,
你们还搁这儿赌气玩儿逗我们。吴梅说,小一你也是,你就低声下气认个错呗,一回不行两回,两回不行三回,五回,十回。那个孙子楠笑了下说,这样吧,我把馨儿叫来吧,
不过到时候周哥你得多喝几杯,不醉不归啊。单龙一拍脖子说对啊,你还是齐馨儿的师父呢,你来你来。吴梅说没问题,我带了两瓶茅台,不够车里还有。
单龙又拿了一把瓜子磕起来,说不好意思啊,哥们这个人嘴不闲着,瓜子花生离不了。对了,你们猜孙子是干嘛工作的。吴梅说,她不是你同事吗?那应该是搞科研的。
单龙摇摇头,不对。吴梅猜,那就是做行政或者后勤的,单龙继续摇头,太宽泛,具体点。我心想做齐馨儿师父又是个什么梗儿,我打量了下孙子楠的身材气质,恍然大悟了,
我说我猜到了,我说对了单龙你先来一大杯怎么样。单龙说只许猜一次。我说没问题,揭晓答案,保卫干部。

孙子楠冲我伸出大拇指,说厉害,一下就说对了,周哥就是不一般,我听说周哥的身手也很不错,一个能打好几个。吴梅哈哈笑了,说他呀,大学时候练体育的,身体还行,
要说能打,我就不知道了,但给人打得鼻青脸肿时候我见得多了。单龙说这气氛看上去像是武打片里高手碰面,是不是接下去两位大侠就要切磋武艺了。

孙子楠没理他,却很真诚地看着我说,周哥,馨儿是心里有你的,但她对你身边女人太多很受不了,你要是也真心对她,就一心一意对她好,我挺看好你俩的。
说完她脸红了一下,说不好意思,次见面就这么说话,有点交浅言深了,我自罚一杯,说完抄起一杯白酒,一口喝了下去。

聊了有半个小时齐馨儿来了,见了面却瞪了我一眼,挨着孙子楠坐下了。齐馨儿一直板着脸,让酒局气氛有点尴尬,在单龙的示意下,我赶紧去敬齐馨儿酒,齐馨儿也不推托,
一饮而尽,还自己倒满又来了两杯,她冷冷地说,我不想让你觉得承了我的情,你欠我的,这几杯你敬了我,就不欠了。

单龙在那边手托额头,夸张地说妈呀,这事整得,跟电视剧似的,馨儿你不能好好说话吗?后来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好歹是吴梅和单龙倒是一见如故,混得很熟的样子。
走的时候单龙搂着我的肩和我说了一会儿话,他讲齐馨儿的我没怎么听进去,只是知道他自己已经从研究所出来,调动到公安上班了。我其实又有点特别的直觉,
好像单龙也是局中人,只不过不知道是正反哪边的,拭目以待吧。我感觉到齐馨儿对我的冷淡多少有点赌气的性质,心下对她有点感激,但觉得我现在这状况,
似乎也不应该纠缠或者耽误她太多,但她很爱面子,当面得给她台阶,于是我又诚恳地主动找齐馨儿搭讪,问要不要送她回家。齐馨儿很受用,脸色也和缓了好多,
但还是故意板着脸拒绝了我。大概她演得太假了,连吴梅都忍不住笑了,说何必这么绷着呢,小一虽然比较迟钝一点,但人还是挺真诚的。

齐馨儿还是要摆谱,撅着嘴管自己走了。吴梅看了我一眼,我客气地跟她说,我晚上回舅妈家去啦,就不陪你们了。吴梅微笑点了点头,说之前跟你说的事别忘了。
我皱了皱眉,心想你乱点什么鸳鸯谱,欣雯的活你也接,齐馨儿也接。我叫了个滴滴,刚上车一会儿,突然想到不对,今晚被齐馨儿的演出给带跑节奏了,
马哥家的事我还打算找她帮忙呢。我赶紧给齐馨儿打电话,自然又是被挂掉,连续挂掉了两次,好容易第三次接通了,我问她在哪儿呢?
齐馨儿说我就没走,等代驾呢,你倒是一溜烟头也不回地跑了。我赶紧让司机给我开回去,齐馨儿正坐在车上抽烟,看到我回来了,表情有点复杂,
说深更半夜地你是嫌我今天不给面子,来寻仇了吗?我笑了笑说怎么会,你要真这么想,是不是早跑得没影了,还能等着吃眼前亏啊。

齐馨儿并没有下车的意思,她盯着我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吧,你也不是那种浪漫的人吧,就算是浪漫,也不会冲着我对不对?我说我倒是的确有事找你,
不然我请你喝杯饮料吧。齐馨儿叹了口气说,算了,今天我也给过你脸色了,你还这么好意思,我就对付着听听。
旁边找了个麦当劳,我把张姐的事跟她说了,说我现在还没结案,虽然不是嫌疑人了,但估计还边控着出不了境,
小雅的事你看能不能替我跑一趟,小雅毕竟还小,一个人不成。齐馨儿没吭声,漫不经心地喝着她的果汁,反问我你是看上张姐了还是看上小雅了,
欺负人家孤儿寡母。我虽有点心虚,但还是坦诚地说,我答应她比较早,还没惹上麻烦呢,当时也想本来也要出国几次的,就当顺带了。


齐馨儿看着我说,我和他们马家的恩怨情仇你了解吗?你要是不了解,跑出来乱点什么鸳鸯谱?说完她又看了下一脸尴尬的我,故作深沉地叹口气说,
也罢,我可以帮你这个忙,我和张姐、小雅没什么过节,不过我有个条件要开给你,只要你答应,都好说。

我说看是什么条件吧。齐馨儿说,其实也简单得很,这两个月,你不许找女朋友。我楞了一下,顺口说,男女朋友这事,也不能勉强是吧。齐馨儿拍了下桌子,
说你想什么呢,我又没说要和你谈恋爱,看把你能的。我只是不许你找其他的女的,特别是那个看上去一脸凶相的家伙,这样我什么时候找你,你得随叫随到,
没办法用女朋友当借口。

我想了下,说那为什么是两个月,不是三个月也不是一个月呢。齐馨儿得意地笑了,说两个月时间拿来考察你正正好好,我有我的判断,你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就不用多费神了,就一句话,答应不答应?我心想虽然这条件很奇特,但也算不上了不起的事,何况是两个月而已。我点点头,说那就这么说定了。

齐馨儿重新叫了代驾,要先送我回去,我给她指了去我舅妈家的路。齐馨儿轻笑了一声,说你也不用那么刻意,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这人耍阳谋不耍阴谋,
不至于今晚就急着上哪个妹子家去住也。我今天被单龙灌得有点多,齐馨儿其实没多喝。路上走了一会儿,我就开始有点犯困了。齐馨儿揪着我的耳朵说,
你留点神啊,别吐在我的新车上了。这样吧,我陪你说说话,你就不困了。我打着精神保持着清醒,齐馨儿冷不丁地说,其实你和那个欣雯勾勾搭搭的,
是吴梅让你这么做的吧。我装糊涂,随口嗯了一声。齐馨儿说我早看出来了,那个吴梅估计是为了拍留学生的马屁,把你的色相出卖给她们了。我没法同意也没法反驳,挠了挠头。

齐馨儿又说,其实欣雯这个人看上去还挺老实单纯的,那个叫妙娟的看上去很有城府,但吴梅的目标是欣雯,说明欣雯家里肯定有钱,如果你把欣雯这个留学生坐实了,
欣雯家里一高兴,给你们那小破学校捐一大笔钱,吴梅的政绩就有着落了。我说你这也把人说得太卑鄙了。齐馨儿哼了一声,说官场上的人哪个不卑鄙,大大小小数不清的算盘。
不过那个吴梅显然是没背景没人脉全靠自己钻营的主儿,现在她认识了单龙又拼命巴结,估计是看单龙背后权势大。我辩解说人家吴老师挺得体挺大方的,给你说成这样。
齐馨儿瞅了我一眼说,你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她的想法你不知道吗?再说了,这个吴老师一看也是个闷骚的货,指不定有多开放呢,我前面去卫生间撞到她了,内衣都是那种样式的。

我不想和她探讨吴梅下去了,勉强嗯了两句,低头看我的手机。突然我想到了齐馨儿说的话,脑子里猛地有个念头,吴梅会不会去勾引单龙啊。我碰了下正在看窗外的齐馨儿,说
诶,今天谢谢你了啊,送我回家。齐馨儿转过脸说,你别光卖嘴啊,打算怎么谢。我喏喏地说,改天请你吃饭。齐馨儿却一把拍在我腿上,脸上似笑非笑地说,
你不觉得请吃饭这事太俗气了吗,一听就是敷衍。

我挠了挠头,说你说吴老师会不会那个,看上单龙啊。齐馨儿楞了一下,说你别说,还真的有戏。我说单龙不是喜欢年轻漂亮的吗?齐馨儿扑哧笑了,指不定想换个口味呢,再说了,
吴梅的钱权势没一样单龙看得上,她也只有靠自己的姿色和风味了。


前排司机大哥咳嗽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我和齐馨儿尴尬了下,齐馨儿趴在我耳边说,你要想撩我就明说,不用拐弯抹角的,一边用手在我的腿上摩挲。温香软玉在怀,
又有柔嫩小手在我腿上抚摸,我的下身迅速起立致敬。我有点狼狈,握住她的手,说别闹啊姑奶奶。齐馨儿嘻嘻一笑,把脸贴上来,说那你亲我一下。我说你不是知道我是个渣男吗?
干吗还往上扑啊。齐馨儿说嗯,我知道你这个人又蠢又坏的,可是我心里就是挺喜欢你的,你要是从了我,我负责教导你一心向善。我说诶呀,这也还贫嘴。齐馨儿亲了我一下,
说我有十足的信心,让你乖乖地对我投怀送抱。

齐馨儿把头埋在我胸前,说其实呀,你如果是个正宗渣男,你早对我动手动脚了,我知道你是有点喜欢我的,但心里又有很多纠结,也许又是怕对不起我什么的,你想多了,
我就单纯地喜欢你而已,你也别有压力。不过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到舅妈家的时候一楼还亮着灯,我用指纹开了门,舅妈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电视上放着深夜的那种电视购物广告,舅妈看来是已经睡着了。我去冰箱里拿了一瓶酸奶,
坐到舅妈身边,舅妈今天穿了一件类似旗袍样式的裙子,也不知道我酒多了还是怎么地,感觉她的裙摆开叉有点高,露出白生生的大腿。我一边关电视,
一边摸了摸她光滑柔腻的大腿,舅妈惊醒过来,打掉我的手,说诶怎么这么晚。

舅妈确认了下客厅确实没人,向我伸手示意抱抱,我搂紧她,手却向下抚摸着她的大腿和屁股。舅妈嘴上说喂老实点啊,一边却毫不抗拒地在我怀里扭动了两下。
我感觉她的小腹蹭着我的下身,这让我的欲望一下升腾起来了,舅妈拍了下我的屁股,说大客厅里,注意点啊。

我轻声问李妈呢,舅妈说李妈带了一天孩子累了,明早还要出去打疫苗。见我有点困惑,又说,这两天我小妈有点过敏,吃了点抗过敏的药,宝宝跟李妈睡着呢。
我说我抱你上楼吧,舅妈说不行,你这酒没少喝,走一半给我扔下去了。你先自己上去洗澡,我收拾一下上来。

我三下五除二洗好澡,枕头床单都换新的了,躺在上面感觉很舒服。舅妈轻声轻脚地进来,站在我床边解开了头发。我已经无法忍耐了,起身搂着她纤细的腰肢,
和她滚倒在床上。我能感受到舅妈那柔软水灵的身躯,这两个月来只和张姐做了半场,我觉得我的鸡巴都快爆炸了,其实前天在吴梅家,我在游泳的时候想过把那
三个女人串烧了得了,但冷静下来觉得我对她们既无感情,要演戏也累得慌,加上坐了一个月冷板凳,感觉身体还需要恢复就算了。

舅妈在我身下呻吟扭动着,我拉开她的衣襟,露出那对小巧白皙的奶子,用力吮吸着有点发硬的樱桃般的乳头,舅妈发出长长的一声呻吟声,揪着我的耳朵说,
叫你来多摸摸多吃吃你不来,它们又变小了。我贪婪地舔着舅妈的白嫩的乳肉,说你不是知道的嘛,我给关起来了。舅妈笑了一声,说装什么洋蒜呢,你那小
演技连我都骗不过,我一眼就看出你又在弄虚作假了,我要是你的敌人……我说怎么样,偷偷地弄死我吗?舅妈摇摇头说,才不要,你这么笨,当然是留着继续
让你表演好了,弄死你,换个厉害的怎么办?

这话说得我十分泄气,我有点报复地咬了下她的乳头。舅妈哎哟了一声,说你看你又沉不住气了,要是我刚才是诓你的,你岂不是又上当一回。说罢她挣扎着翻
身趴在我身上,用手指点着我的鼻子说,其实呀,我是比较了解你,别人未必会这样,所以你要忽悠人,得忽悠陌生人,不要和危险的人接触太密集,被人家把
住了你的脉,迟早会露馅。听舅妈这么说我心里挺郁闷的,一点正事没有,随便做点什么都弄得一塌糊涂,这次蹲班房连舅妈都看出有假更别说老狐狸们了,看
来是白吃亏了。

舅妈抱着我的头,热烈地与我接吻,一边嘻嘻笑着说,怎么,给吓成这样了。我一边撩起她的裙子抚摸她肉肉的屁股,一边苦笑着说,怕倒不是怕,就是有点挫
折感。舅妈伸手摸索着到我的胯下,一边轻轻撸着我的鸡巴一边说,你笨呀,我不光身体是你的,人也是你的,你有啥想不通的可以和我商量,我给你出主意。
我摸着舅妈的脸,吮吸着她香甜的唇,说那我怎么报答你呢。舅妈脸色微红,贴着我的脸说,我是个小女人,不需要你其他报答,你就爱我,保护我一辈子啊。
说完她低头到我的胯下,一口吞下了我已经挺得高高的阴茎,开始一边吞吐一边用舌头舔着。

我伸手去想把她的美臀扳过来,舅妈呻吟着说,可以轻轻摸两下,但不许舔。我一边往下拉她的有些湿的内裤,一边问为什么,舅妈害羞地说,已经很湿了,
你要是舔得用力,我会忍不住的。我用力端过她的屁股,用舌尖在她的暗红色的沟壑上舔了一下,说忍不住有什么关系。舅妈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说别别,
就这一下可以了。笨蛋,忍不住了,后面就没力气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快速地舔弄着她温暖湿粘的股间,舅妈身体颤抖瘫软着,只是嘴里啊啊地吼叫,
她挣扎着爬起来转身,用手扶着我的鸡巴,用湿淋淋热乎乎的小逼对准了,一坐到底。

好久没和舅妈做爱了,感觉她的阴道好紧窄,好在润滑的爱液足够多,这一棍直入了她的身体深处。舅妈闭着眼呻吟着,满脸绯红。我感受着鸡巴被舅妈的阴
道里的嫩肉挤压和握持着,龟头更像进入了一个很小的空间,动一动就会碰到旁边的含羞草似的嫩肉,每次不经意的摩擦都会让舅妈大声地淫叫着。舅妈伏下身
体和我激吻着,一边扭动着屁股,我也配合着节奏挺动着鸡巴向上快速地抽插,舅妈爽得浑身扭动,大声呻吟,舅妈猛地直起身,上下快速活动着腰肢,一对奶
子狂乱地跳动着,我感觉到她的阴道里一直在夹紧再夹紧,舅妈猛地动作了几下,一边喊着,老公老公,我要爽死了。老公老公……我紧紧地掐住她的髋部,用
力向上通了几下,感觉到舅妈体内一阵暗流涌动,舅妈仰起头,说来了来了,腰部一阵紧张,小穴里一阵爱液激涌而出,舅妈颤巍巍地从我的身上起来,阴茎从
阴道脱出的瞬间,一股清亮粘稠的爱液从她的小逼里涌出,浇在了我的鸡巴上,把我的阴毛都打湿了。我把筋疲力尽的舅妈放倒,把她的腿大张开,用鸡巴对准
了她湿透的肉洞戳了进去快速抽插起来。舅妈的腿盘在我的腰上,双手掐着我的胳膊,眼睛盯着我,嘴里不停喊着,老公老公,搞大我的肚子,让我给你生个娃。

我嘴里叼着她的奶头,下身用力冲刺着,虽然很爽,但觉得并没有泄意,但舅妈已经受不了了,在我的告诉活动下,她刚高潮过依然敏感的肉洞,又美美地攀上
了一次巅峰,这一次泄身流出的水感觉都没有上一次的粘稠,几乎把床单打湿了。我的鸡巴还留在她的洞里,我在她耳旁说,你真的要给我生个宝宝。舅妈甜甜
地笑了,说是啊,我今天是排卵期呢,感觉特别容易高潮。我叹口气说,那要做到天亮了,你行不行啊。

舅妈叹口气说,那当然不行了,再弄我就要昏过去了,不是说很久没有做更容易射的吗?我说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能今天喝了点酒,有点麻痹了。舅妈眨巴眼
睛想了一下,说你真的要弄到天亮才能出来啊。我说我也不知道,可能吧。舅妈用阴道夹了我一下,说我有个主意,我也回应地捅了她一下,舅妈打了我胳膊一
下,说别乱动,给你弄得痒死了,先说正事。我摸着她的乳房等她说话,舅妈脸红了一下,说还有个办法,是再找个人。我装作糊涂的样子看着她,舅妈捏了下
我的耳朵,说别装傻,我知道你这事根本不傻,怎么样?我点了点头,舅妈扑哧笑了,说我有条件,你最后得射给我,有多少给多少。

我又在舅妈的身体里动了下,说你怎么想到要给我生个宝宝的。舅妈笑着说,你这么笨,万一不早点留个后,谁知道呢?我装作愤怒地戳了她几下,说你怎么这么
咒我呢。舅妈呻吟了几下说,哎哟,我跟你开玩笑呢,我当然希望你和我一起把宝宝带大啊,怎么会咒你,你赶紧拔出去冷静一下。
我和舅妈简单整理清洗了下,我有点担心地问舅妈,这么晚,于妈妈不会睡了吧。舅妈说她睡了一天了,正好过去陪她说说话。保险起见,舅妈还是给于妈妈发
了条微信说我回来了,于妈妈果然没睡,秒回了。舅妈一边走一边叮嘱我说,记得该装醉时候要装醉啊。我和舅妈去了于妈妈的房间,于妈妈正在p上看电视剧,
她笑容可掬地说,怎么这次走了这么久才回来啊,是不是又出国还是集训去了。舅妈使了个眼色给我说,你自己说吧。我只好磕磕绊绊地说了自己被抓进去蹲了
快一个月的故事,于妈妈大吃一惊,说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事,小一你跟我们交底,你到底是涉案了没有?我摇摇头说当然没有,我也纳闷呢。于妈妈狐疑地看着
一脸平静的舅妈说,莉莉你是不是早知道了,瞒着我?舅妈点点头,说我去探过监了,知道他没事,不想让你担心就没和你说。

于妈妈还是有点怀疑地说,现在什么年代了,公检法怎么还会办出这种冤假错案。舅妈说这个命案有点复杂吧,办案的谨慎一点也可以理解。舅妈站起身说,我
看看菁菁去,天气凉了,我怕她踢被子,小一你也早点休息啊。说罢出门去了。我关心地问于妈妈你身体怎么不舒服了,于妈妈微笑了下不要紧的,就是不知道
怎么过敏了,身体上发了一片一片的,听医生的吃了点药下去了,但药里有激素,就给宝宝停几天奶了。我脱口而出,那你的奶不是没人吃很胀吗?于妈妈脸红
了,低声说,你轻一点行不行,喝上酒也不是这么肆无忌惮的。我有点尴尬地坐在那里不知怎么办,于妈妈深吸了一口气说,你过来帮我吃掉点吧,我听说,人
奶养胃解酒呢。我坐到于妈妈身边,闻到她身上那种好闻的奶香味和体香,下身还是有点冲动的。于妈妈撩起衣服,解开了哺乳胸罩上的一个扣子,一只饱满鼓
胀的奶子跳了出来,白嫩的乳肉上是暗红色的胀大挺立乳头,颤巍巍地暴露在空气中。于妈妈摸着我的头说,先帮我揉一会儿,揉顺了再吃。我一边用力揉捏着
她丰满而弹性十足的乳房,一边问戴乳罩不勒得慌吗?于妈妈说傻瓜,不戴它以后就没法复原,要下垂了。我哦了一声,说那多久可以复原呢,于妈妈说等断奶
以后吧。她捏了下自己的肚皮,说我现在都肥得不成样子了,让人生厌了要。

其实我觉得于妈妈还是很有控制力和分寸的,反而是产前的她有点略瘦,现在整个人都丰腴起来,又没有到痴肥的地步。整个人丰满而白嫩,正是性感的时候。
我如实地夸了于妈妈,我觉得她比我见到的所有产妇,都实在美得太多了。

于妈妈拧了下我的耳朵,端着奶子把奶头塞到我嘴里说,赶紧堵上你的嘴,省得你又瞎说八说。于妈妈怕我累,让我躺好,她像喂宝宝一样地喂我,我吃一个,
揉一个,终于把她两个奶里积存的奶水吃得差不多了。说实话的确奶水下肚,感觉胃里火烧火燎的感觉好很多了。
于妈妈抚摸着我的背,说要不要帮你拍下奶嗝啊,吃了这么多,搞不好要吐奶。我顺手搂上了于妈妈的腰身,抚摸了一会儿她腰间的嫩肉,开始把手向下伸进
她的内裤,摸上了她浑圆柔嫩的臀部,于妈妈的身体颤抖了下,说别呀,万一一会儿莉莉进来看到了,我说没关系,说不定她早知道了。于妈妈掐了一下我的
胳膊说,那也不能做在明面儿上。于妈妈说摸摸亲亲就好,可别想那事儿了。我点点头,亲上了她,于妈妈热烈地回吻着,一边伸手到我下身,握住了我的勃
起,她扑哧笑了下,说你这是憋了多久了,都急不可耐了。我也伸手到于妈妈前面,摸到阴部上次剃掉的阴毛刚长出短短的茬,忍不住笑了说长得这么慢啊。
于妈妈说别提了,痒得很。我伸手到她的花瓣处,已经是湿滑温热的一片了,我轻轻揉着她的阴蒂,于妈妈的呼吸急促起来说别弄别弄,把衣服要弄脏了。

这时门突然开了,舅妈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说小一你人呢,怎么还没回去睡觉。于妈妈花容失色,赶紧转身变成背对着我,然后故作镇定地说,小一酒多了
有点累,在我这里躺着呢。舅妈却是快步走到床前,拍着我的肩膀说,你还能起来吗?自己回去睡觉了。于妈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含糊地说,他要睡着
了就让他睡着吧。舅妈假装生气地把我的身体翻过来,一边说他又不是小孩子了,不能由着他。然后假装吃惊地说,你在装睡吧,睡着了怎么下面那么丑啊。
我索性坐起身,把舅妈拦腰抱起放倒在床上,舅妈咯咯地笑,说不得了啊,强抢民女啦。于妈妈翻过身来,有点严厉地说,小点声,别让李妈听到了,还真以
为有什么事呢。

舅妈推了我一下,我心领神会,一把搂住于妈妈,亲吻她的脸和唇,于妈妈一边躲闪一边叹气说,我是想明白了,原来你们俩早串通好了欺负我啊。舅妈却枕
着手躺在床上说,三个人睡一块儿倒是也不错啊,热闹。那边于妈妈放弃挣扎了,她只好闭上眼任由我亲吻她的红唇,我一边亲着,一边又伸手下去抚摸于妈
妈的湿答答的花瓣,于妈妈不好意思地挣扎了几下,这时舅妈把灯关了,房间里只剩了一盏小夜灯,她直起身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把一对热乎乎的乳房贴在
我的背上按摩着,一边伸手撸着我的鸡巴。两个绝色美女在怀,两具曼妙的女性胴体夹击着我,这让我爽得如临仙境。我脱掉于妈妈的衣服,拉下她的内裤,
于妈妈像一只大白羊,害羞地捂着脸。我用力吻了她几下嘴唇,然后掉头到她的下身,舔上了她的下阴,于妈妈不由自主地挺起下身,把热乎乎的花瓣贴上了
我的嘴巴,淫水几乎抹到了我的脸上。这种来自舌尖的刺激让于妈妈欲仙欲死,她呻吟着,扭动着身体说,你这坏孩子,吃你的舅妈去。舅妈嘻嘻笑了,说我
先吃他的,然后钻到我胯下,一口吞下了我的鸡巴,一边伸出手,扭捏着于妈妈的乳房和奶头。于妈妈的花瓣因为生产过颜色有点深,但还是那么娇嫩,每次
我含着和轻咬的时候,她的身体都像过电似的抖动着,里面的爱液也是越来越多,一种涩涩而轻微的骚味。

这时舅妈吐出我的肉棒,拍了我屁股一下说赶紧的吧,不然真的要到天亮了。我把于妈妈的大腿打开,用鸡巴对准她湿淋淋的肉洞,一寸一寸慢慢地插了进去。
舅妈用手指轻轻地揉捏着于妈妈的阴蒂,随着我的节奏动作,于妈妈强忍着不想发出声音来,但显然这感觉给她太刺激了,她只能不停地扭动着头。舅妈一边
和我接吻,一边说,这毛是给你剃了的吧,就这么短。我嗯了一声,舅妈吃吃笑了,说没想到小妈还这么有情调。于妈妈伸手要打舅妈,却够不着。舅妈把于
妈妈身体翻过来,让我从后面进入,她一边摸着于妈妈垂下的两个大奶子,一边说我想和小一生个宝宝。于妈妈身体颤动了下,说啊,不是有菁菁了吗?

舅妈笑了笑,说我想给小一生一个。于妈妈大概不确定舅妈知道不知道她生的宝宝也是我的种的事,迟疑了下没作声。舅妈又说,我其实喜欢男孩子,特别想
要个儿子。于妈妈一边爽得直哼哼,一边断断续续问,那你的日子对吗?舅妈点点头说今天就是我的排卵期,我测过体温了,下身的感觉也是对的。于妈妈伏
下腰喘着气说,我不行了,莉莉你上吧,小一这小子生龙活虎的,再弄就把我给弄死了。舅妈说别,我还得靠你多扛一会儿,小一这兴头上来,没个把小时结
束不了。于妈妈摇头说我实在不行了,来了两三次了,让我歇会儿。我把湿淋淋的肉棒从于妈妈的小穴里拔出来,舅妈就已经跨坐在我身上了,她轻车熟路地
找对角度,用下身套紧了我的肉棒。于妈妈歇了一下,爬起来坐在我身后搂着我,用奶子帮我按摩着,说死小一你快点出来呀,你舅妈等着你给她下种呢。三
个人翻翻滚滚又弄了好几个回合,各种姿势都用遍了,两人也都认真舔了我的鸡巴,我的感觉也要到头了,我对舅妈说,你快点接好了,我要射了。于妈妈让
舅妈用狗爬式高高撅起臀部,好让我从后面深深地插入到最里面,她拍了下我的屁股说你使点劲,在你舅妈最高潮的时候射进去,更容易生男孩。舅妈在下面
嘟囔说我都来了好几次了。我于是照于妈妈说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舅妈在我身下放声叫着床,阴道里越来越火热,于妈妈伸手下去揉摸着舅妈的乳房,
捏着她的奶头,在舅妈的高亢的叫床声和浑身颤抖中,我也忍不住了,用力抵到她的最深处,感受到她阴道的近乎痉挛的紧握和里面爱液的涌出,我的精子像
机关枪一般喷到了她的阴道深处,我似乎都能感受到她的子宫口一张一合轻柔地爱抚着我的龟头,吞下我的精液。

于妈妈让舅妈保持姿势不动,但还是有一股精液从里面慢慢淌出来,挂在她充血而变得艳红的阴唇间。于妈妈拉过我的手说你帮她按摩下,充血下去得快,不
然颜色就不粉嫩了。一切停当了,三个人都喘着气躺在那里,于妈妈和舅妈更是乳房往上的胸部和颈部都是潮红的。于妈妈捏了捏我的脸说,便宜了你这个小
子,不过你小子这个劲儿,没有两个女人还真下不来。舅妈却是一脸幸福地夹紧双腿,说我要是怀上了,就你一个人扛了啊。于妈妈使劲打了我屁股一巴掌,
说以后悠着点,也心疼我们点儿。于妈妈的体力最好,她休息一会儿后爬起来拿了毛巾把我们擦干净,说你们回去睡吧,早上给李妈看见,要吓死了。

早上醒来都不知道是几点了,手机上有好多个未接,打开都是同一个陌生号码。还有一条短信,我打开一看,里面内容说,哥哥求求你接一下电话,我是葛正
华(老五的名字)的妹妹,我哥上个礼拜离家出去,已经失去联系好几天了。

[ 本帖最后由 lucyccc 于 2019-11-28 21:36 编辑 ]近期唯二最好的作品,与《落花若雨》交相辉映,不怕慢,就怕断。佛系兄加油!
母亲小姨姐妹并蒂,舅妈于妈母女丼深,吴梅杨队谍影重重,妙娟欣雯闺蜜同床,华张二姐芳心可可...
周一的性福就如齐馨儿说的:说你这人流氓就流氓在各种把戏套路,勾引女人往你身上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