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佳踏着疲惫的脚步,走在回家的路上。<br><br>  快要坏掉的街灯,忽明忽暗。<br><br>  “好黑…好可怕…”佩佳下意识地扯紧外套,只想赶快离开…佩佳穿着女子高中的绿衣黑裙。虽然套了件薄夹克,却掩不住她美妙诱人的双峰。膝上五公分的裙摆被突如其来的风掀起,露出她白晰粉嫩的大腿。<br><br>  她没有把裙子改短,只是本来就长得高挑,一双长腿更是让同学既羡慕又嫉妒。<br><br>  防火巷的影子里,忽然冲出一个高大的身形。<br><br>  “呀…”佩佳才刚尖叫,就被那个男人捂住了嘴。惊恐的她,发现自己被紧紧箍住。虽然极力想挣扎,却推不开钢铁般的臂膀。<br><br>  “天啊!为什么是我…”明明知道遇上了色狼,佩佳还是怀抱一点点的希望。但是被男人粗暴地拉进暗巷、嘴里塞入布条、裙子被大力扯烂之后,她绝望了。<br><br>  “不要!不要…”佩佳的纤手紧紧遮住下体,娇躯不断打颤。楚楚可怜的她,反而更激起男人的兽欲。<br><br>  佩佳从国小就不断收到无数的情书。国中高中读女校,仍然是同学眼中公认的校花。娇美清纯的脸蛋,公主般高贵的气质。不但校外有众多追求者,连男老师都在暗地里互相较劲,搏取佩佳的好感。<br><br>  不单只有美貌,佩佳的身材也是同样妩媚动人。<br><br>  她上游泳课的时候,就连拥有模特儿身材的女老师也感到自卑。为了一睹佩佳半裸露的美姿,男老师们宁可罢课被惩处,也要挤在室内游泳池的窗边。<br><br>  然而这完美的胴体,就要被一个陌生的男人侵入了。<br><br>  男人把佩佳的裙子和上衣扔在地上,让只剩下胸罩和亵裤的美人儿躺在上面。<br><br>  佩佳一只手按着性感的内裤,一只手横挡在胸前。却显得她的酥胸高耸挺立,曲线曼妙绝伦。<br><br>  男人双腿夹着扭动的少女,嘿嘿嘿地淫笑,一双大手用力揉捏着佩佳完美的双峰。<br><br>  从来没有被男人碰过的椒乳,就这样沦陷了。佩佳绝望地摇头摆动,飘荡的秀发却只是煽动挑旺男人的热火。<br><br>  佩佳又气又急,但完全无法摆脱男人的控制。两行清泪从她的秀目流下,却只是让她更惹人怜爱。<br><br>  男人没有立刻把胸罩拉掉,却是极为熟练地按摩、寻找佩佳的性感带。佩佳的身子又是特别敏感,随着男人的爱抚和挑逗,佩佳的娇躯慢慢发热…越来越烫…从乳尖和上半身传来的阵阵刺激,渐渐的,让佩佳有一点点酥麻快活的感觉。<br><br>  “唔…唔…”嘴里被塞着东西,佩佳只能发出闷闷的呻吟。她慢慢感受到奇异的舒爽,双乳在男人的按摩之下,渐渐硬了起来。<br><br>  佩佳觉得俏脸开始发烫。<br><br>  男人的技巧是那么的好,让她差点忘记自己正被对方强暴。心里明明千百个不愿意,可是胸口传来的火热,又让她觉得莫名的舒服,挣扎的动作也缓了下来。<br><br>  “嗯…”不知何时,胸罩已经被褪下了。男人的舌头在佩佳的双乳舔舐,带给她另一种不同的快感。<br><br>  佩佳紧紧闭着眼睛。她不想让男人知道她真实的感受。<br><br>  其实,她的身体早已出卖她了。<br><br>  佩佳的双乳不但变硬,连粉红乳晕中的两颗小球,都翘了起来。<br><br>  受惊吓时苍白的俏脸,现在却红扑扑的,让男人的分身更加壮大。<br><br>  一开始扭动不停的娇躯,现在是配合着男人的爱抚,柔顺像乖巧的小猫。<br><br>  男人将佩佳白色的内裤褪下,娇美的裂缝口,已经闪耀着晶莹的蜜汁。<br><br>  虽然已经有了润滑,薄膜撕裂的痛楚还是让佩佳晕了过去。<br><br>  佩佳睁开眼睛。<br><br>  眼前是熟悉的天花板。<br><br>  耳边传来悦耳的闹钟响铃。<br><br>  “天哪!我竟然做了这么可怕的梦…”吁了一口气的佩佳,还是心有余悸。她想起昨晚没有补习,下课后是爸爸载她回家的。<br><br>  “讨厌!为什么梦到这种…”佩佳懊恼地下床,看着镜中的美少女。还好,真的只是梦。雪白的肌肤上没有被用强的痕迹。忽然,她脸红了。<br><br>  白色的内裤透出湿答答的一小片。<br><br>  “天哪…好丢脸…”佩佳的俏脸胀得通红。还好内裤是自己洗的,不然被妈妈看到就羞死人了…早餐过后,佩佳让爸爸载到捷运站,转车到学校。<br><br>  升旗时,校长絮絮叨叨地反复叮咛同学们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真是啰唆的校长,每天都讲一样的东西。”佩佳嘟哝着。<br><br>  第一堂的数学老师把昨天教过的内容又上了一遍。“老年痴呆又发作了吗?”同样的情形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个老师早过了可以退休的年纪。不过她曾经是数学名师,既然她还想教,学校也不好意思逼退她。<br><br>  第二堂的小考就让佩佳觉得奇怪了。题目跟昨天…不…是跟梦中的考卷一模一样。梦中的佩佳还错了两题。“不会吧…昨天那是预知梦啊…”<br><br>  第三堂、第四堂的内容也跟梦中一样。佩佳开始慌了。“那…真的是预知梦?那…我…今天真的会被强暴?…”<br><br>  第四堂下课,佩佳已经浑身冷汗,满面苍白地趴在桌上。“佩佳?怎么啦?”好友小晴注意到她的反常。她们总是一起买午餐的。“佩佳?我带你去保健室好不好?午餐让秀玲她们帮忙买…”<br><br>  佩佳舒了一口气。梦里她是和小晴一起买便当的。她还记得菜色呢!“没关系,我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可不可以帮我带个面包?”<br><br>  看着小晴和其他同学走出教室,佩佳的脑袋也飞快的运转。“对啊,梦中的情节是可以改变的,我只要晚上注意一点就好了。”<br><br>  虽然小晴的便当菜色和梦中一模一样,但啃着面包的佩佳已经不再担心了。<br><br>  “佩佳你是第一次经痛吧?要不要去保健室拿药啊?”<br><br>  小晴的关心让佩佳啼笑皆非,不过她听从了建议。她可不想把下午同样的课再听一遍,而且她希望梦中的情节和现实差别越大越好。<br><br>  这天下午,佩佳在保健室被校医强暴了。<br><br>  记不清是第几次重复了。佩佳早已明白,她经历的不是梦,而是事实。每一天,她都会被不同的人强暴。<br><br>  当她醒来时,她又会回到那天早上,她仍是处女的时候。<br><br>  她很害怕。她自杀了好几次,但每次的结局都是被急救人员强暴,还有一次被轮奸。<br><br>  她不再信任男人。男人全都是野兽。每个男人都只想剥下她的衣裙,狠狠地干她。<br><br>  “佩佳。”被一个男声叫住。佩佳反射性地转身、后退。跟眼前的陌生男子保持三公尺以上的距离。<br><br>  “对不起,我来晚了。”男子一脸歉意。“那天…嗯…我是说,你第一次被强暴的时候。”<br><br>  佩佳昏乱的脑袋一时转不过来。今天还没被强暴呢,这个人在说什么啊?<br><br>  “那一天…我发现你的时候…想帮你…”男子顿了顿,“不过…后来我赶着去忙一件事,没来得及跟你说明…”<br><br>  佩佳从混乱和警戒中慢慢恢复了过来。第一次强暴?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他知道我的事?…“嗯…我知道你现在不相信男人,本来我应该找个女人来跟你说明…”男子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不过…毕竟这是你的隐私,不好让第三个人知道…而且…”<br><br>  “我想亲自向你道歉。对不起,让你受苦了。”男子深深向佩佳鞠了躬。<br><br>  根据男子的说法,他施法让佩佳时光倒流,回到没受伤害的那天早上。破解法术的方法,是尽量在不改变现实的情况下,将她受伤的原因去除。<br><br>  但佩佳现在受的伤,不是肉体的伤,而是心灵的伤。<br><br>  她今天还没被强暴呢,但她对男人已经充满了怨恨。<br><br>  当佩佳对男人恢复信心时,她就能回到正常的生活。如果处理得宜,也可以保有处子之身。<br><br>  “当你绝望的时候,想想我吧。毕竟我也是个男人。”那个男子这么说。<br><br>  佩佳渐渐走出了阴霾。虽然她还是每天都被强暴,但她开始自己选择对象。<br><br>  她慢慢学会勾引还算看得上眼的男人,也不再去学校了。<br><br>  每天都是一样的课,同学都说一样的话。更何况,学校中并没有值得信任的男人。<br><br>  而且,她不想让小晴她们看到她穿这么短的裙子。<br><br>  她对男人仍然没有信心,但她对自己的胴体充满了信心。<br><br>  清凉的衣着是她最好的雷达侦测器。佩佳学会从男人的目光判断对方的好色程度。<br><br>  即使装得再道貌岸然的男人,也抵挡不了她的乳沟和美腿。<br><br>  【完】